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最新资讯

年入16亿,“破局”的炸串还能疯狂多久?

时间:11-27 来源: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:53

年入16亿,“破局”的炸串还能疯狂多久?

“这个世界最好吃的炸串永远在小学门口。” 即便是物质丰富的今天,炸串摊前,依旧站满了眼里发着光的小学生。 5毛的土豆片、1元的淀粉肠、2元的鸡架,裹上一层面粉扔进滚烫的油锅里。伴随着嗞啦嗞啦的声音,到手的炸货还冒着热气,这样的场景几乎成了90后的同款儿时记忆。 每个小学门口的摊主还承载着一款相似的传说:xx校门口那对卖炸串的夫妻,在北京买房了。 重塑炸串摊? 得益于小模型、轻投资,小小的炸串生意一直颇受个体创业者喜爱。一辆三轮车,一套厨具,再备上些食材,就可以出摊了。 在县城开上一家小店,不光充斥着自由快乐的气息,还有着流传在各大报道中的“日流水过万”、“一年赚百万”、“三年换套房”的传说。 而夸父炸串、喜姐炸串等连锁品牌的出现,更是直接改变了炸串赛道的底色,让曾经不起眼的路边炸串告别了“脏乱差”的形象,走上了连锁发展的道路。 成立4年时间,喜姐炸串发展了近3000家门店,目前每月新开100家,月度新增目标是300家店。 2018年成立的夸父炸串亦号称门店已经超过2000家。 迅速扩张下,连锁炸串亦在资本市场受到了青睐。 自2021年以来,多家炸串品牌先后获得融资。 其中,夸父炸串2021年连续完成3轮融资,喜姐炸串半年融资金额累计达3.7亿元,创始人王宽宽亦曾透露,喜姐炸串今年将进入IPO的辅导期,预计在2025年上市。 毫无疑问,这样快速的扩张速度,正是因为他们都选择了加盟模式,把看似各自割裂的生意,形成了规模化。 除了统一的门店形象,连锁炸串与传统小摊的区别也非常明显。 由于需要总部采购,再配送到门店,从菜单上来看,夸父和喜姐都砍掉保质期短的产品,例如蔬菜、生鲜,只做更易保存,保质期也更长的产品。 当然,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这也是维持食品安全的重要手段。 热爱街边小吃的朋友们的默契之一,就是知道小摊对食材的把控全凭老板良心。 而喜姐炸串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他们会聚焦高价值的食材,用料好,像牛肉,都是用的阿根廷进口牛霖肉。 此外,不同于朴素的街边小摊,进入喜姐炸串和夸父炸串,我们都可以看到醒目的畅销产品灯箱。 这样不仅让顾客第一眼就看到照片产品,吸引进店的同时,缩短决策时间,提升点单率。 更重要的是,让供应链更集中。 比如喜姐炸串TOP6产品销售占比接近70%,供应链端在效率和成本上都能更优,最终反哺给门店更加合理的产品毛利。 另外,相比普通小摊的一大口锅,喜姐采用九宫格炸炉,掌控炸制时间,保证产品口味。 为了提高效率,夸父亦有30%的产品是提前加工的半熟型,节省“炸”的时间,还依据不同的菜品形状来加大受热面积,提高效率。 这样一看,正如新零售投资者们曾摇旗呐喊的一样,“在新消费时代,所有商品都值得重新做一遍。” 炸串拯救失业人? 在吸引加盟商的时候,炸串品牌往往宣称,“X个月回本”、“工资4000,靠做炸串月入30万”。 然而,加盟炸串店,真的能赚钱吗? 首先看投入。 据夸父炸串在其官网加盟页面中“预测”,单店加盟费用总投入25万-35万元。 图片来源:夸父炸串官网 而实际上,开一家夸父炸串店的成本可能会更高。 例如,有小红书博主将夸父炸串加盟投资算了一笔账,算出的首批投资金额在28万-37万。 具体成本投入的明细为: 1)加盟费4.98万,管理费1.2万/年;品牌保证金1万,装修保证金5000(这两项均可退还);设备费(包括统配的定制炸炉、定制展示柜、云巡店系统、白钢设备、冷冻冷藏柜)约4万。 2)装修费2000-3500元/平米,一家20平米左右的店装修费就在4-7万之间。 3)房租成本按照县级城市1万/月,地级城市及以上2万/月来计算,支付方式按照押三付三,首批的房租费用就在6-12万之间。 此外,夸父炸串还要求加盟商统一采购数字化管理系统、大众点评商户通,同时对门店还要收取一定的设计费,这些费用合计约1.5万左右。 如果再算上首批的物料费3万,2万左右的经营备用金等,最低成本28万左右,如果在大一点的城市,至少要三十七八万。 喜姐炸串的开店成本、费用结构也与夸父比较接近,这里就不展开了。 ——这与以前一万块钱就能支起的炸串摊相比,绝对是妥妥的“大升级”了。 而且这笔投资的收益并未可知。 打开抖音评论区,不少网友“指控”品牌方“只管招商不管售后,加盟后自生自灭”,对品牌方的选址能力和营业额预估能力也充满了质疑。 图片来源:抖音截图 当然,从网友们对喜姐的评价来看,也不是特别乐观。 图片来源:抖音截图 对于投资几十万开一家炸串店,不少人也觉得匪夷所思,毕竟对炸串这样的街边小吃来说,好吃才是硬道理,而消费者口味这个东西又太难把控,更多的投资就意味着更高的风险。 但是对于品牌方来说,通过放开加盟,绝对是赚了个盆满钵满。 具体来看,门店数近2000家的夸父炸串,仅是凭加盟费和首年管理费,收入就可以达到近1.25亿元。 设备费加装修费,按照较低标准一家店8万计算,2000家店又“进账”1.6亿元。 这还没有算上物料这个“源源不断”的进账。 夸父炸串的同行,喜姐炸串的加盟负责人就曾表示,在他们加盟商不到2000家的时候,仅通过物料就可以给品牌带来差不多8.5亿-13亿元的年收入。 根据公开信息,2022年,喜姐炸串的收入达到了16.5亿。 越来越“卷”的炸串 对品牌方来说,加盟费和物料费的收入持续性,前提是可以长期保障加盟商的利润。 从一些公开报道和社交平台上,我们都能看到,很多连锁品牌单店加盟的经营状况不一,有加盟商赚到了不错的收益,也有加盟商的店铺持续亏损。 老加盟商的“差评”无疑会直接影响到新加盟商的积极性。 再者,是炸串品类的可持续性问题。 就算食材把控再好,重口味、容易上瘾的品类都会面临“是否健康”的拷问。 此外,成熟的供应链体系、店铺的标准化运营,这些既是炸串发展的优势,也是其发展的桎梏。 标准化的背面往往是同质化。 市场有许多炸串品牌,无论是食材的品种、做法还是口味,基本都没有太明显的差别。一些头部连锁品牌门店,甚至有过半数产品是重复的。 从产品本身的角度来看,炸串的同质化已经日趋白热化。千篇一律的出品,意味着品牌难以深挖护城河,形成品牌壁垒。 而对于炸串这个具有成瘾性、食用场景多样、壁垒低的品类,多的是竞争者。 比如前段时间,蜜雪冰城进军炸串界,也激起了不小的水花。 据官方称,炸串两年前就在郑州推出,2023年初,蜜雪冰城开始在北京通州万达店及三里屯SOHO店开雪王炸货铺门店。 大鸡排9.9元,鸭肠10元40串,菜单上的炸品价格大多在10元以下,“在2023年看到这样的价格实属有些梦幻了。” 这价格对同类品牌发起了挑战:正新鸡排13元一份鸡排、喜姐炸串鸡肉小串10元20串。 可以看到,雪王炸串的价格区间在6元至10元,有网友调侃,“果然没有白白在正新鸡排旁待这么多年。” 正如加盟商们所顾虑的一样,如果品牌只是简单的供应链整合、市场推广,在越来越激烈的竞争下,很难再维持年入16亿的“神话”。 【免责声明】文章内容仅供研究和学习使用,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。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最新资讯